达里卡

铁人粉。

【盾铁】【ABO】《极夜》(四)

      他想,也许是自己喝多了。不然房间里浓郁散不开的咖啡味怎么那么像……Omega信息素?

      只是这个味道里泛滥的苦涩让他产生了怀疑。停留在四十年代的认知时刻提醒他,无意冒犯,信息素一般都是为完美的性爱做铺垫,哪怕是再清淡的味道都能诱导alpha的疯狂。但,不对劲,不对劲。他从这个味道里,嗅到的是濒临绝望的苦涩。情绪共鸣?也许他真的是喝多了。

    出于礼貌,斯蒂夫一手揉捏太阳穴,一手摸索着墙上的开关,对着眼前人开口“你还好么?”

   “不要开灯。”

    那抹蓝色的亮光闪动了一下,斯蒂夫看清对面人的脸。轻呼了一声“托尼?”自己真是醉了,下一句话脱口而出“你看起来不太好,需要我帮忙联系你的alpha么?”

     “看样子我们的好队长似乎对我的第二性别并不惊讶。”对面传来一声轻笑,咖啡味中似乎掺入了枫糖浆,那道亮光冲着门边人走来。

      酒精浸染的大脑里似乎回忆出他曾看的神盾局档案,beta。是的,他还记得自己看到好友儿子花花履历上那醒目的性别介绍。只是,嗯,似乎这并不让人意外。他任由那抹蓝光逼近,近到那人站到了他的面前,稍矮的个子微微仰头看他,那是和飞船上一样的眼眸。我大概是被Loki控制了心智。以后不能再喝阿斯加德的酒,千头万绪不着边际,化成最后唯一的想法,他的眼睛真亮。

    “听候命令么,士兵?”琥珀色的眼眸弯出一抹笑痕,斯蒂夫感觉到自己军装上的勋章被人揪住,他微低下头,就被那人咬住了唇。

     柔软的唇瓣触碰不到一秒就被尖锐的牙齿咬住下唇,矮个子的Omega伸出舌头灵巧的勾引着眼前人的情绪,咖啡味有些甜腻了,史蒂夫感觉血液似乎往身体的某一处涌动。

    房间里渐渐晕染了冷意,史蒂夫知道是自己的信息素不受控制了,这很奇怪,他想。从冰块中醒来之后,他再也没有过发情期,似乎所有冷松般的气味合着冰块融化了,他有足够的自制力,是的,四倍自制力,但却在从未作用于信息素问题上,似乎这具身体很明白它的主人与这个新世纪有多么格格不入。只是现在,他回应着身下人,手从背后揉捏Omega的臀部,另一只手按住他的头用力回吻着,一切都乱了套。

       等托尼从几经窒息的快 感中回过神,挣扎着拉开两人上半身间的距离时候,史蒂夫与他额头相抵,喘息声重的似乎能在房屋里回荡。“嘿”他的腿一阵一阵的发软,身体几乎湿透了,全凭身后那只大手支撑着,“要去床上去么,士兵。”

    “你的alpha呢?”他还维系着最后一丝理智。

    “你是在说你自己吗?”托尼倾身在那人金属勋章上舔了一口。

     诱人的红唇探出唇齿,在反应堆的光芒下肆无忌惮的招惹着alpha,史蒂夫深吸一口气,一把抱起眼前人不顾他的惊呼,丢到那张大床上,倾身压了上去。


【四月计划碎碎念】
1⃣️【记梗】美国队长在斯塔克夫妇去世后一个月苏醒,成为神盾局一员。那个时候Tony stark接手斯塔克公司初显锋芒。他们有过一次不愉快的碰面,一方不认可和平时代斯塔克公司仍然从事的军火生意,另一边将丧亲之痛毫不犹豫的发泄在眼前人身上。自此之后五年,他们再未碰面。
双向不平等暗恋,接钢铁侠1美队23以及内战等情节。结局未定。
2⃣️【填坑】写完盾虫铁走向的《星芒》,爱情不是生活的唯一要素,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3⃣️【填坑】极昼 极夜 至少要写到两者交融啊_(:з」∠)_最近真是忙哭 啊 马一下 给自己提个醒

【盾铁】星芒(二)


     视频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自动跳转到下一段。Peter Parker在明灭的光线里闭上眼。
     脑海里那人乌青的眼眶,放松状态下也依旧紧锁的眉头,琥珀色的眼睛盈满了疲惫。对他说“Kid。”
     视频里那人眉眼明艳,笑容都带着挑衅,“J。”他冲着镜头外挑眉,灵动的如初生的鹿,这曾是Peter最喜欢的一段。
     复仇者军团的建立。
     一切故事的起源。


     Tony软趴趴的倒坐在高脚椅上。
     四肢自然地舒展。
     像是倚着凳子生长的爬藤。
     Javis耐心的将蛋卷和咖啡放在矮个子主人面前,又取一条毛巾认真的把他的手擦拭干净。“Sir,potts女士已经出门了,推测十五分钟后达到门口。”
      “J,你替我开会吧。”椅子上人闭着眼睛撒娇,嗅着味道咬了一口蛋卷,“我创造了你就是为了预防这种事情。”
     “可能不行。弗瑞指挥官要求我今天去军区。”
    “去干嘛?”
    “十级机密。”
    “come on,darling。别给daddy卖关子。你知道的我懒得花时间去破解这些玩意儿。”Tony尝试睁开眼睛,没忍住打了一个哈欠。他软趴趴探身又咬了一小块蛋卷。
     “我不认为现在告诉你这个是个好的时机。”Javis迟疑了一秒,但系统程序默认为以Tony stark的指令优先,所以他只能开口“我们发现了‘Rogers队长’。”
      他对上了一双琥珀色的圆眼睛。
      整个帝国只有一个人被称呼为队长。那些漫长的童年时光里,他充斥在每一个男孩的玩具屋里。生物学与机械学的完美融合体,帝国信念的坚定践行者,被誉为“帝国最后的骑士”,霍华德的挚友。噢,当然,最后一条是那个老头子自己说的,天知道真相是什么呢。
      “Sir,鉴于昨天你当众拒绝了汉默公爵的示好,表示除非Rogers队长在世,不然绝不居人之下,我认为…”
“Mute。”Tony叼着剩下的食物跳下椅子,张开双臂套上javis从身后平举的西装。高个子男人眼神里透露着无奈“sir,普通的静音指令已经对我无效,我想说的是…”
      “那就提醒我把程序修改列入计划。”
      “好的。”一个合格的管家总是知道什么时候该结束话题,所以他只能将担忧替换成行动。
      等盯着主人服下强效omega扼制剂后,javis才叹着气联系上已经快接近大门的Potts女士,争取让那两人的会面时间能晚一点再晚一点。
      只可惜当他抵达军区的隐秘大楼里,看到处于昏迷的金发男人时,一声响亮的召唤声从身后传来,“J。”
      那一瞬间,以严谨人性化著称的javis先生听到了自己主机里飞速滚动的数据流汹涌运算的声音,而每一条线索都无法推导出他们会面对的未来。
      “他在这里。”他听到Tony的声音。

      (过度章)

【盾铁】星芒(一)


     重重叠叠的帷幔之下,站着噤若寒蝉的侍女。在小皇子说出那个名字之后,似乎连空气都稀薄了。罗斯将军深吸一口气,挥手强行打散了那个微弱的愿望,示意手下人带小皇子回寝宫,然后起身离开。
    十四岁的少年站在偌大的皇宫里,连呼吸都带着回声。“Mr Stark…我想见你。”他小声嘟囔着,慢慢闭上嘴巴。

     一直到四个月前,Peter Parker都认为自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学生。唯一值得吹嘘的大概只有八岁那年他见过机甲神之手—Tony Stark。不,不只是见过,在危急关头,Javis操作的战甲还保护了他呢!虽然每次他讲起这段经历,都没人相信,连Ned都撇撇嘴“钢铁侠还邀请我参加过脱衣舞会。”摆出一副吹牛谁不会的脸。
     只是世事难料。
     从偷偷模仿制作Mark战甲的实验室里被一只变异蜘蛛咬了一口开始,出现在家里的Stark先生,发生在莱比锡的战争,在校园被带去皇宫宣布是Richard殿下的遗腹子,一系列变故让十四岁的男孩慌了神。在确保梅姨平安无事之后,他没忍住对罗斯将军提出愿望:“我想见Stark。”

      回应他的只有悄无声息的宫殿。

     也许是自己太鲁莽了。
     Peter收拾着从皇后区小公寓搬到宫殿的行李,凌乱的几个包裹散落在卧室的一角,像是突兀出现在花园里的一只破败网球,充满着格格不入的感觉。他呆在熟悉的包裹堆里叹气。
     “Karen你在么?”
     “随时随地。”
     “您能联系上Stark先生么?”
     人工智能迟疑了片刻,“不能。”
     Peter没忍住又叹了口气。
     谢绝了侍女的帮助,Peter简单的将东西归位,立刻关上门打开投影,对着虚拟屏里成熟温柔的金发女性“Karen,我很担心stark先生,”他跳上床摊着手抱怨“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告诉我!”
     “皇宫!我的天!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认为你之前在本叔信息库里看过Richard殿下留下的…”
      “OK,OK我不是指这一重故事,我是说,太快了,”他焦虑的在床上踱步“太快了,这一切!在我决定追随Stark先生之后…”
      “Stark先生会支持你现在的决定的。”
      “他不会支持的!”Peter猛一转身停在虚拟屏面前“他不会支持帝制的。”
      “但是内战结束时,我们知道是Rogers将军选择联盟。”
      男孩一下子泄了气。他盘腿坐在床上“Karen我讨厌你。”
       “我只是说出事实。”
       “我也讨厌这里。”
       “……”
       “Karen,把Stark先生的纪录片点开,我想看他。”
       “好的。”

       纪录片里那个人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
       十年前,帝国里盛极一时的Tony Stark公爵。
       帝国碾压联盟的机甲军团缔造者。
       一己之力击退十戒帮突袭,和非凡龙一战打下帝国黄金十年的基础。
      英俊。风流。多金。
      omega身份无损他半点魅力,哪怕他公然反对帝制,也只是引起Richard殿下的关注,进而联合Stark基金会促进医疗治安上的改革。
       他像是群星之中,最璀璨的光芒。
       无人能及。
       稍纵即逝。
       战场负伤后,Tony Stark转向幕后,本是机械天才的他,在帝国与瓦坎达往来以后更是如鱼得水。只是再没有一套Stark出品的战甲出现在帝国的军队里了。名义上,他仍然是复仇者军团的资助商,军队的机甲顾问。但实际上,从他带走曾在军区任职的Javis之后,再也没有一个他创作的人工智能参与到帝国建设之中了。那么曾经留在军区的旧战甲和废铁有什么区别呢?充其量只是验证昔日的辉煌罢了。
        就像这形如将暮的帝国一样。
        最后一次出现,屏幕的灯光明明灭灭,显示是联盟陨石群里惊鸿一瞥的金红铠甲,那个时候大家以为是他又回来了。只有坐在宫殿里的少年知道,最后一次是那人送他回到皇后区的小公寓,给了他Karen和一套战甲。
        从此,再也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脑洞】

想写机甲星际ABO背景的狗血文。
老套的帝国与联盟之战。
遗落民间的小皇子Peter Parker被皇室找回。
他对罗斯将军提出来的唯一愿望是 想见到内战后沉寂的天才stark公爵。
嚣张肆意的机甲神之手,omega的平权的象征。风流成性绝顶聪明,却在“帝国之心”叛逃之后,消失无踪。
寻找Stark之旅。
现代线从内战后展开。
回忆线从Tony建立复仇者军团展开。
盾铁,虫铁友情向。
微修罗场。
从星际角度看内战 ooc的不行。可有点想写。

想写

【冬叉】【ABO】《极昼》(四)

        朗姆洛整个人都震惊了。
        特别是当他感受到身上人抵住他的某部位,隔着作战服透漏出的硬度,这让他有不好的联想。
       “妈的,从老子身上滚下去。”
       “不要。”冬日战士变本加厉的压住身下人,脑袋埋在朗姆洛脖颈处东嗅嗅西嗅嗅,像只不安分的大狗,融化的冰水顺着下颌划到衣服里,激起一阵战栗。
      “老子是个男人。”
      “嗯?”冬日战士抬起茫然的脸,那感觉无辜的像反被他蛊惑的青少年,“我也是。”
     冬日战士为自己还未遗忘的记忆点个赞。
     酒香越来越浓烈,混合着杉木和李子的清香充裕他的鼻尖,冬日战士替没闻到味道的朗姆洛感到迷茫。
     头脑空白却不影响他撕开身下人的战斗服,每一次完成任务肾上腺素飙升的时候冰封,都让他控制不住解冻时的暴虐。只是身下人味道那么甜,让他觉得也许该换个方式发泄。上衣被铁手撕开时候,朗姆洛反手握住枪托狠狠给冬兵头上来了一下,力道之大让冬日战士脑袋直接磕到他的肩膀,然而人型兵器眼也没眨,金属臂回手捏瘪枪头,跟丢弃废纸团似的将那玩意儿丢到一边,冬兵身体前倾,铁手直接扼住朗姆洛双臂,瞬间卸掉朗姆洛的攻击,另一只手往下,专心致志拆卸武器般扒掉朗姆洛的裤子。
     自从切除腺体,朗姆洛头一次发现自己还能遇见这种危机。冬兵忽然又舔了口他的嘴唇。妈的,这他妈是只狗吧。朗姆洛一抬头,刚好对上冬兵那双绿眼睛,翡翠般的眼眸里溢满欲望,配合着娃娃脸几乎带出几分天真了。这要是个在我身下的姑娘,朗姆洛无意识舔了下下唇,却诱惑的身上人一口咬了下去。
    妈的,这他妈是只狗熊。

【盾铁】【ABO】《极夜》(三)

       蒸腾的热气似乎随着酒精挥发到了身体的每一处,醉眼迷离中托尼看到雷神举杯示意离开,娜塔莎挑了下眉给鹰眼过去一个眼神。派对举办在小辣椒联合Fury精心挑选的一处别墅,房间的某处在雷神的强烈要求下,近距离关押着纽约战犯。这个心照不宣的事情莫名引起钢铁侠的一阵恐慌,看到人民的好队长被人群团团围住,托尼犹豫不到半秒便让老贾继续留心会场内的秩序,自己则套上手环,跟了上去。

       Loki关押的位置在雷神房间的隔壁,对面是美国队长的房间,房间内是严丝合缝的牢笼,房间外有一人一神的看管,javis随时监控着别墅每一处动向,他本可以远离这里去思考点未来学家该做的事情。
      只是也许是酒精带来的沉沦,也许是外太空给未来增加了太多的不确定感,托尼脚步不停,朝着雷神离开的方向走去。
      经过房间转角,一只纤细的手捂住钢铁侠的嘴巴撞入最近的房间,娜塔莎在手环启动的前一秒开口,“是我。”
      “听着,托尼你不要跟过去。”娜塔莎沉吟,“明天索尔就会带loki回阿斯加德,你现在该做的是休息。”
      托尼皱皱鼻子,示意娜塔莎移开手,“拉仕曼女士,我想你已经不是我的私人助理了。”
      “当然,但这是为你着想,你的信息素已经盖不住了你还没发现?”
      “什么?”
      “你昨天心脏停跳,”娜塔莎点了点托尼反应堆的位置,“清醒之后一直持续高热,和上次一样。”
       托尼神色一变,钯中毒那次,托尼陷入第一次情热,持续高温并未引起他的注意,直到他躺在Malibu的沙滩椅上陷入昏迷。dummy急的喷空了整瓶灭火器差点引起他的窒息,托尼挑眉,他一点都不意外诺曼诺夫能查到这一层,虽然当时只有javis在场,事后他也没事人的炸掉半个斯塔克博览会、但毁坏殆尽的实验室和之后长时间的足不出户足够引起神盾局的注意。奇怪的是,那次情热虽然引起了他的注意,但之后却再也没有什么动静,直到此时。
       “濒死状态才出现的omega体质?不错的研究话题。”
       “所以,友情建议,”娜塔莎缓慢移开按压在托尼胸口的手,“回去。休息。”
       “哇哦,我们居然有‘友情’,这实在是太让人感动了。”托尼干巴巴的取笑,娜塔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反手关门离开。
        空荡荡的房间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无穷无尽的黑暗,像是Malibu的无星之夜,他第一次知道自己不是 beta后某一刻产生的迷茫。死亡不再可怕,所以omega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只是疑团太多,那个叫霍华德的混蛋什么话都没留下。托尼靠着墙滑坐而下,酒精翻涌压抑不住恐惧感,他本以为自己死了,外太空炸裂的核弹绚烂的映射着齐塔瑞星母舰的毁灭,而无穷无尽的宇宙会有多少未知的星球,他无从得知。
      他本以为自己死了。
      死亡才是解脱。
      而活着不是。
      他的头脑前所未有的清晰,思维延展开整个世界,现有的科技与未知的世界在眼前分解剖析,只是思考的越深,越感到心惊。“javis。”
      “sir。”
       手环上的红灯闪烁,却被钢铁侠叫停,“I am fine。”他轻声说着。红灯熄灭,只有他胸口的一抹蓝色透出盈盈的光晕染在浓郁的几乎泛出苦涩的咖啡味里。
       门被推开的时候,斯蒂夫撞上的就是这幅场景。那个人陷在黑暗之中,只有一点蓝光倔强的烫破夜色,渗透出满室迤逦。

【冬叉】【ABO】《极昼》(三)

   

     “你的任务是资产管理员。”
     从底层摸爬滚打一路混到九头蛇的核心,朗姆洛用了五年的时间。
     五年时间足够那个桀骜的小子成长为不动声色的特种队队员。所以哪怕现在的任务是什么资产管理员,他也依旧抿唇不语,紧跟着引路的士兵之后。
     冷冻箱里面的男人脸色惨白,半长的棕发低垂发梢凝结冰霜,精瘦的身体束缚在黑色的作战服里,娃娃脸的睡颜一脸无害。就这小白脸?朗姆洛观察着那个男人,铁胳膊挺不错,他不无鄙视的想。
     布置任务的士兵退了出去,背后的门缓缓关上,他摸着下巴上前琢磨着刚得知的密码,那些混迹街巷的痞气总在独处的时候冒了出来,但呆在九头蛇的岁月足够他了解唤醒这个号称人型兵器的家伙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听说上一个人是被活活打死,安全栓都未打开的手枪被揉成一团废铁丢弃在尸体身边。
      有点意思。他单手扣住腰间的枪械,输入密码核对瞳孔。冷气渗透而出,晕染出白雾,朗姆洛戒备的盯着那人,冰霜散尽,那人头发湿漉漉的,像是被踹入河流可怜兮兮爬起来的流浪狗。长发之下的睫毛轻颤,然后骤的睁开眼。朗姆洛还未注意到那一抹祖母绿,脖间一紧,却是被那人出手如闪电捏住脖子提了起来。
     他瞬间开枪,那人敏捷躲闪,一把把他甩了出去,撞到门上弹倒地面,只让朗姆洛感到五脏六腑一阵翻腾。
“желание(渴望)…”他口吐俄语,紧紧盯住眼前人,抽出匕首和枪,一字一顿,“ржавчина(生锈)…семнадцать(十七)…”
     却不曾想这个举动直接激怒眼前的人型兵器,朗姆洛打空弹夹,却只是在那条铁胳膊上嗑上几个不痛不痒的弹痕,最后一枪,冬日战士捏住子弹丢掉,伸手把人按在地上,另一只胳膊按住朗姆洛拿着匕首的手,瞬间将他锁的动弹不得。
     大意了。他啐了一口,自顾自打断启动词,“兔崽子,艹你的。”
     “艹你的。”注意到眼前人换了说辞,冬日战士模拟着他的声音,在自己一片空白的大脑里摸索这种时候该杀掉这个人了。
     只是鼻尖一直有一股浅淡的果酒香,若有若无,勾的人心痒。
     冬日战士鼓了鼓包子脸,决定顺从自己心意的舔了一下,“甜的。”他咋吧嘴。




【盾铁】【ABO】《极夜》(二)

   

       托尼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好吧,他知道。 美国队长实在是辣透了。

       比起外太空带来了心慌,睁开眼帘看到的那个灿若星河的笑容才值得回忆。

      所以他胡言乱语的有那么一个瞬间不希望他们离开。

      而现在,一个派对,多好的主意Tony Stark决定让自己放纵一把。


      斯塔克的派对从来不让人失望。
      歌舞喧嚣,克林特如鱼得水的端着酒杯混迹在人群里,娜塔莎已经开了第二瓶顶级伏特加,喝的微醺了那双绿眼眸。博士有些拘谨的站在角落,被一群被托尼从研发部拉出来的技术宅围住了,也渐渐打开话匣子。
     索尔轰隆隆的声音哪儿都难以忽略,他晃着小酒瓶坐在沙发上,一口下去对斯蒂夫招呼道:“虽然没有仙宫的好,可也值得来一口!”斯蒂夫身穿笔挺的军装,虚握酒杯,笑笑没接话。那身上个世纪的标志物简直抢眼,托尼发现自己几次视线都绕到那人身上去之后,也就不再为难自己了。他端着杯子走到沙发那边,弯腰凑到索尔边上,眼睛却从下往上看着美国甜心,蜜糖般的眼睛眨了眨,“嘿,惊爆点,我们的好队长可是喝不醉的!”

     “你们地球上的酒寡淡如水,当然喝不醉,他得试试我们的!”
     “那你得问队长敢不敢迎战。”
     “罗杰斯队长可不是懦弱之辈。至少能喝上一盏。”
     “那有什么意思!”托尼大呼小叫道,“至少得给他一瓶!”
     “斯塔克…”史蒂夫无奈的叹气,架不住越来越多围过来的人,他起身端起酒杯抿了口,示意大家散了。却不曾笔挺军装配上金发碧眼的招牌,美国队长瞬间吸引来更多的女伴,大家或是调情或是打探,衣着暴露言语挑逗,让七十年代的老冰棍红了耳朵。javis在耳麦里说了一句什么,打断了托尼出神的行径,他没忍住顺嘴说了出来,“寇森还活着。”

     “什么?”四倍听力的好队长立刻对上了这边人的眼睛。
托尼盯着那双蓝眼睛,忽然觉得周身一片燥热,花言巧语说不出来,只好开口,“fury今晚没过来,我让贾维斯破解神盾局的定位,发现寇森探员和那只老狐狸在一起,嗯,位置是重症仓。”
     “哇哦!这得干上一杯!为了复仇者!”克林特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将酒杯当作利箭,准确无误的和队长碰了个杯!然后摇摇手冲着娜塔莎和班纳博士的方向,干了杯中酒。
    作为一名士兵,再没有战胜之后战友幸存更让人感到高兴的了,斯蒂夫扬了扬杯,也干了杯中酒。气氛正好,战友幸存。偶尔也需要放纵不是么?反正他喝不醉。
     (flag已立!!!!)

【冬叉】【微盾铁】【ABO】《极昼》(二)

ooc!

少年叉,冬兵还没出来。微罗叉!

无逻辑!

无文笔!

     “我查过那个医师,履历很干净,想不通为什么在我们这种地方当医生。”
     “就你搜集资料的能力,啧,弱爆了。”彼时朗姆洛还没成为交叉骨,街头巷尾的混战和每一个无所事事的混混没什么两样,他坐在乱糟糟的阁楼,满地绷带和碘酒被他随便裹在伤口上,牙齿叼着绷带的一头,用力一勒就算完事。“Taskmaster叫我回去跟他混。”
      “模拟大师?”罗林斯来了精神。
      “我拒绝了。”
      “为什么?”
      “我是我自己的,不受任何人控制。”朗姆洛眼睛亮亮的,罗林斯看得一阵慌神。“我打算加入雇佣兵,他那儿该学的我都学的差不多了。”
       “也就你敢说这种话,还不被他打死。”罗林斯嘟嚷着也坐下来拿起酒喝了一口,“什么时候走?”
       “随时。”
       “那我回去收拾东西?”
       “你要去?”
       “啊,不然呢?”
       “听着,罗林斯,你得有自己的人生,当然重要的是我不带拖油瓶。”
      “去你的。”

     罗林斯一脚踹向朗姆洛,两个十五岁少年笑倒在地板上,白泼了一瓶好酒。

      变故来的太过于突然。
     几声枪响并未引起两人的注意,布朗克斯区枪声是茶余饭后的打击乐。然而一声隐隐绰绰的枪击声后,一声女性尖叫引起了罗林斯注意“Lilith?”

      “谁?”
      “医师家那个小护士。”
      还没笑话罗林斯什么时候勾搭上女伴,电光火石间他反应过来“枪声是后巷传来的。”朗姆洛单手撑住窗从阁楼跳出,只来得及摸上柜子上的手枪。
      待罗林斯赶到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被一枪解决的尸体躺在门口维系着出门的姿势,不远处一人被扎穿肺叶,口唇边全是血沫。然而罗林斯走到手术隔间时候,血泊中的医师和半跪在地上低垂眉眼的朗姆洛还是刺的他心口一痛。
     “走吧。”朗姆洛声音里没有什么变化,他示意罗林斯,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第二天,布朗克斯区悄无声息的死去几个牵线人,等某帮派的老大也被暗杀引起轩然大波时,朗姆洛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很久很久以后,罗林斯知道了那个医师是一个枪杀掉自己alpha的omega时,朗姆洛已经成为了三曲翼大楼的特种部队队长。
    两人对视的时候, 罗林斯想,也许他从来都不了解朗姆洛。
     而且他搜集资料的能力真他妈 的弱爆了。
     F**k!